温州概览添加到iGoogle收藏本页在线投稿
页面没有找到...
x
  • HTTP 404 - File not found
  • 抱歉,您所访问的页面不存在,该页面可能已被删除、更名或暂时不可用。
  • 返回网站首页,或重试!



  • Copyright © 温州网


中大天文台:文物在此 研究北去

2009年07月03日 17:25:22来源:南方网查看评论手机看新闻字体:
核心提示:

  1926年-1929年

历史精神 或许,你我的成长岁月里都曾有过一个天文台

  7:30PM,香港无线新闻结束之际,例牌是天气简报:根据香港天文台预测,明天气温介于25至30摄氏度,吹和缓东南风。天气女郎的微笑,犹如和煦的东南风。国内的新闻不说天文台,都说气象局。同样是一个机构的名称,气象局显然听起来很官方很权威的样子,但天文台则明显形象而亲民。

  天文台,几乎是所有人在成长岁月中都曾渴望接触的神秘领域,那里隐藏着太空的秘密。

  长街夜色凉如水,卧看牛郎织女星。触目所及的这浩瀚星空以及星相风云,对于我们来说,这么近,却是那么远。天文台,是人类向天空伸出的一个触角。

  上小学的时候,语文课本里有一篇课文叫《数星星的孩子》,“一个孩子坐在院子里,靠着奶奶,仰起头,对着夜空数星星。一颗,两颗,一直数到了几百颗。孩子说:‘奶奶,我能数得清。星星是在动,可不是乱动。您看,这颗星星和那颗星星,总是离那么远’。这个数星星的孩子叫张衡,是东汉人。他长大后刻苦钻研天文,成了著名的天文学家。”教育小孩子的故事,永远这么浅显易懂和美好,就像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快活的生活的结局那么简单。从古至今,伸向天空数星星的不知道有多少根稚嫩的手指,只是长大后,成为著名天文学家的,又有多少?

  读中学的时候,我所在的中学是当地最好的学校,学校里有一个小小的天文台,就在高中部的楼顶,有各种叫不上名字却绝对吸引眼神的仪器。天文台是高年级的同学才有资格进入的领域,我们这班初一的小孩只能盼着上劳动课的时候可以被安排去打扫天文台,即使只是扫扫地、拔拔草,能近距离接触那个长长的望远镜,便是上了中学以来最快乐的事情。那时候,我们相信1879年法国天文学家弗拉马里翁发表的一篇论文中的一句话“你以为一切都已经被发现了吗?那真是绝顶的荒谬。这无异把有限的天边,当做了世界的尽头。”

  “人只有靠眼睛才上升到天上;因此理论是从注视天空开始的。最早的哲学家们是天文学家。天空使人想起自己的使命。”这是德国哲学家费尔巴哈的名言。只是年少时心中的那个神圣的天文台,随着我们的成长岁月,在记忆中湮灭了。对于天空与肉眼以外的宇宙的好奇与探索,被长大成人随之出现的各种“更重要的”、“更急需解决的问题”所取代了。

  有人说,中国天文学的幸运,在于它始终没有停滞;中国天文学的不幸,在于它并没有产生过飞跃。在天文学渐进发展的过程中,历代的天文学家们在做着惨淡的经营。虽然在中国古代,天文有过光辉灿烂的历史,然而中国当今的国情,注定了天文在绝大多数国人的眼里,不过是不务正业的娱乐,只是吸引孩子与天文学家的热切眼球,最多再将“看星星”、“看日落”作为浪漫主义的铺陈桥段。钱要赚、孩子要养、老婆要哄、房子要供、升职要争,还要提防后院起火、工作不保、身体亚健康,要操心的事情比天上的星星还多。那么多人,与其抬头望明月,不如只是低头思故乡罢了,更何况,很多时候,连低头思故乡都有些陌生了。

  康德说,“在这个世界上,唯有两样东西能够深深地震撼人的心灵:一是我们内心崇高的道德准则,还有我们头顶上灿烂的星空。”只是在被灰霾笼罩着的经济发达的现代城市里,都市人抬起头,还能看到头顶灿烂的星空吗?如果看到在你年少记忆中曾经存在或幻想过的天文台,你还能有那种曾经心如鹿撞的兴奋吗?

  风起云涌的时代,往往也最是理想激荡的年代。1926年,“年前留学法国专攻天文,学理经验,均极丰富”的中山大学教授张云洋洋万言,“特具理由并计划书,呈请政府建筑天文台”,当然其中最大的理由是强国强民和不至“贻笑友邦”的精英梦想。幸运的是,在那样一个乱世,教授张云的理想虽然未获政府批准,却在中山大学落地生根了。而正是这个源于一个知识分子的理想与责任得以诞生的天文台曾经名噪一时,成绩斐然。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当时中国惟一的天文学系——中大天文系全体师生、天文台员工,以及仪器设备调入南京大学,天文学研究从此在广东中断,广州只留下中大天文台这个文物。今天,当我们回过头重看中大天文台,重新审读那些已经被遗忘的曾经辉煌时,不禁让人浮想:那些曾经属于广州的激情与梦想还在吗?

旧闻人物 张云

  1898年生,广东开平人,曾留法获天文学博士学位,赴英、德、意、比、瑞等国之冲要天文台参观研究。

  1926年8月17日国立广东大学改名为国立中山大学后,学校进行了教学体制改革。在改革过程中,学校聘张云为数学系教授。因张云教授特长天文学,数学系改称数学天文系,此乃全国高等学校之首创。并于1927年2月在该科所在地附近建成天文台,又是全国高校之首创,它比著名的南京紫金山天文台还早建成5年。

  中大天文台建成后,结合教学积极开展天文观测,取得丰硕成果。1946年冬,张云教授应美国哈佛大学邀请,赴该校讲学。1947年12月,他在美国发现一颗位于鹿豹座南端的新变星,即德雷伯星表第25878号星。张云教授发现新变星的消息,1947年12月间由美国哈佛大学天文台台长沙利普向全世界及各天文台予以发表。哈佛大学为此还把远东最大的天文望远镜及一批新式仪器寄赠中大。由于这一新变星的发现,张云名传世界学术界。

  张云从1927年初至1949年10月,一直任中大教授。历任天文台台长、理学院院长、天文系主任、学校教务长、代理校长、校长,以及中央研究院评议员、天文研究所所长等职。1949年10月去了九龙,1958年10月在九龙逝世,享年62岁。


1929年6月29日建成的中山大学天文台。当时这座天文台除供天文教学与研究外,还承担一部分全国天文观测工作。

1929年3月8日,中国天文学会变星观测委员会在中山大学成立。中山大学天文台主任张云任主席委员。

旧天文台位于现在越秀中路广州演出电影公司附近、始建于1927年2月。如今它是广东省重点保护文物单位,广东科技报目前驻扎于此。

上个世纪20年代的中山大学正门。
旧闻回眸 中大教授张云呈请政府建筑天文台

  中山大学教授张云,对于天文台一科,素有心得。年前留学法国专攻天文,历有年所,并实习多时。后赴往英、德、意、比、瑞等国之重要的天文台参观研究,学理经验,均极丰富。现当革命军北伐胜利,后方工作应逐渐注重建设方面。故张教授特具理由并计划书,呈请政府建筑国立广东天文台,以研究天学。

  他认为,“在应用上言之,天文学为航空、航海、地学测量等必具之知识;在学理实证上言之,则解决哲学、玄学中一切关于宇宙之构成问题及为近代相对学理之基本实验所必需,故今日天文一科,占科学中重要位置,一切科学家亦莫不认为它是解决宇宙问题的唯一工具。各国政府皆愿以极大款项,设立天文台。

  我国天学发现极早,泰山天学史莫不以伏羲皇帝为我国天学开创鼻祖。四千年前已露天学端倪可惜后继乏人。于是,天学发现最早的文明古国,竟空洞一无所有,可耻之事,孰有过是……我国版图辽阔,占全亚洲陆地之大部分,若以欧美各文明国天文台数,按面积以为比例,则吾国应有一百个天文台以上。

  但按实际言之,天文台除上海、法国教会所办余有天文台,可供实在研究者外,其余有我国人管理,为国家所有物者,一为昔年德人在青岛所建气象者,其中有极小规模的天文仪器一二具;一为北京中央观象台,则几成天文仪器博物陈列所矣。此外欲得一仪器较新式,设备较完全,足以供使用者,不可得也。

  吾粤为吾国东西文化沟通要津,且为国民革命发祥地,今者国立中山大学已经成立,如天文学一科,亦已编入课程,从事授课。惟天文研究,最重实测,设无天文台以供实验。则学者对于所学,多难了解。而教者亦以缺少研究工具,不能有进益,故为完成中山大学为高等学府计,为养成我国天学人材计,此广东天文台之建筑所不容缓者也。”

  综合1926年11月《广州民国日报》

中大天文台建成 比紫金山天文台早5年

  张云教授的呈请未获政府部门批准。但1927年初,在张云教授的大力策动下,中山大学以数学系为基础成立了数学天文系,天文台随即于当年2月在校内兴建,1929年落成,比大名鼎鼎的紫金山天文台还早了5年。

  据《广州市志》

旧闻延伸 广州往西要到印度才有天文台

  在筹建之初,国际天文联合会就指出中大天文台具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它位于北纬20多度,而当时世界上的天文台多数分布在北纬40度以上;广州往西,要直到印度境内才有天文台。在落成之后的第二年,中大就参与了国际变星观测计划,取得了一系列重要成果。

  在天文研究方面成绩斐然

  在二十世纪的30至50年代,中大天文台除了教学科研之外,还承担了许多民用军用项目。广州市经纬度的首次测定,广东空军需用的日月出没时刻计算,航空学校天文学的教学等都由中大派员担任。1933年的万国经纬测量,1936年到苏联、日本进行日食观测,中国都派出了中大的队伍。

  人才辈出的中大天文台

  邹仪新就是中大数天系培养出的我国第一位女天文学家,而她的女弟子叶叔华也青出于蓝,1945年以第一名的身份考入中大数学天文系,在半个世纪后,叶叔华获得了至高的荣誉,紫金山天文台将她们新发现的一颗小行星命名为“叶叔华星”。在国际天文界,以人名命名的小行星为数不多,女性更是绝无仅有。

旧闻辞典 中大天文台

  位于中大老校址的越秀中路广州演出电影公司大院内的天文台是广东最早的天文台,也是仅次于上海徐家汇天文台的中国第二座天文台。1926年,后来曾三任中大校长的留法天文学博士张云教授申请在越秀山筹建中大天文台,但未获政府批准。1927年初,中山大学以数学系为基础成立了数学天文系,天文台随即于当年2月在校内兴建,1929年落成,比大名鼎鼎的紫金山天文台还早了5年。1935年,石牌新校落成,中大除医学院外全部迁入新校。1937年,新的天文台完工,面积是老天文台的4倍。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当时中国惟一的天文学系——中大天文系全体师生、天文台员工,以及仪器设备调入南京大学,天文学研究从此在广东中断,只剩下新旧两个天文台。

  旧天文台

  在越秀路的天文台,于1929年6月落成。天文台地面部分为一座长方形二层楼房,坐北向南,正面有数十级阶梯。楼房东侧为相连的六角塔形三层楼房,地下部分为一地窖。主要仪器有法国制天文标准时钟,15厘米口径子午仪、20厘米反射望远镜、德国制赤道仪各1个,气象仪器多种。这座天文台除供天文教学与研究外,还承担一部分全国天文观测工作。由于当时世界著名天文台多在北纬40度以上,而这座天文台位于北纬20多度,可以从不同于那些世界著名天文台的角度观测天象,因而在天文科学与教学上,都起着重要的作用。

  新天文台

  1935年秋,中山大学数学天文系迁石牌新校舍,再建新天文台于新校园高岗之上,1938年建成。面积为旧台4倍,外观像欧洲古城堡,登临其上,可俯瞰全校。1946年正式使用。新中国成立后1953年院校调整,中山大学迁河南康乐。1952年天文系北上南京。实际上,中大天文系的绝大多数成果,与这里无关。


1952年,全国院系调整,中大天文系调入南京大学,从此,天文学研究在广东中断。
口述历史

  讲述人:钟集,中山大学数学天文系毕业生(1940年-1944年),为华南师范大学数学系退休教授,现年85岁。

  远在韶关上课,天文系只有3个学生

  中大旧天文台是由张云教授一手策划组建的,1929年落成。他是留法天文学博士,也是天文台的台长,后作为教务长,不到一年就兼任代理校长,随后就升为校长。1936年新天文台建成,1938年10月日寇占领广州,学校西迁,中大就散了。1939年从云南城江搬回后就开始招生,1940年就上课。

  我们那一届是在韶关坪石度过的大学生活。当时数学天文系一共就只有三个学生,上一届也不过是四个学生。

  那时大学里的专业课程很少,不像现在五花八门。而中大的天文系,实际上是在数学系里面开办的天文专业。我们数天系在坪石读书的时候,课程只有三科:数学、天文、物理。都是以学习理论知识为主,比如利用笔算和查表,来计算日食和月食的时间。后来天文系才从数学系里分离出来,成为一个单独的系。

  子午仪是当时最了不起的仪器

  由于远在韶关读书,整个大学期间我们都没有机会接触到当时的中大天文台,而在坪石校区里的天文设备也很简陋,系里最重要也最厉害的仪器就属子午仪了。那是每天晚上用于测试的天文仪器,不仅可以测时间,还可以测经度、纬度。正规的天文台的顶都是圆形的,以便于子午仪的观测,但是当时的条件有限,我们只能把子午仪固定在顶层的地板上,再用可活动的木板做一个“简易顶”,需要测量的时候就把顶拉开,不需要的时候再关合起来。后来听说日本军要来,我们就把这些重要的仪器装到木箱里,运到云南乡下,却还是被日本鬼子撞个正着,把子午仪给损坏了。修好以后,这个子午仪又辗转到了南京大学的天文系那边,我去南京参观的时候,还见到了它。

  经年之后重见中大天文台

  从中大天文台的历史来讲,中大天文台应该总共有三个地址:一是在越秀中路广州演出电影公司大院内,现在已经没有使用了。二是在石牌华南理工大学内,当时华工里面有一个“华南日军司令部”,由于是被日军所占,没人敢去破坏,所以到现在还保存得完好无缺。三是在1952年科研调整后,石牌中山大学被拆分,中大天文台就迁入了南京大学的天文系。

  1944年毕业后,我回中大当了两年的数学天文系助教。当时便在中大天文台里面工作,地址就是在越秀中路的中大旧址那里,教授们都在那里办公。当时在老天文台,可以观测变星,那是一种光亮会变化的星星。后来中大又搬到了石牌华工那里,又建了一个新的天文台,新天文台还未建成,我就离开了中大,回了家乡潮州教书。1954年重返广州,在华师数学系当教授。

  几年以后,我又重新见到了中大天文台。那是1960年,苏联想开办海南天文台,省委接受了任务——培训天文系大学生的工作。那时中大不愿意办,于是由华师来办天文系,让我去考察天文台。当时中大天文台已经成了一个照片社的办公地方,于是系开了介绍信让我进去参观。那个天文台已经基本荒废了,除了一台天文望远镜,什么都没有了。后来因为某些社会因素,华师的天文系办了两年后便取消了,新的天文台也没有建成。

  中大天文系的同学大都有成就

  大体上,从中大数天系出来的学生,从业天文界都有比较好的成绩。

  当时与我同届的还有两个同学。一个曾在武汉大学当教授,我还请过他来中大讲学,现已去世。一个在“文革”后去了台湾,后来又去了美国,从此就失去了联系。

  叶叔华是比我晚进来读的学生,她也是在中大数学天文系毕业的,毕业后刚好遇上解放时期,她被分配到江西中学教书,后调到紫金山天文台工作,成绩显著。

  万籁,从中大毕业出来以后,专攻天文方面的研究,工作于上海天文台,亦很有成就。

转发到:搜狐微博 开心网 人人网 豆瓣 新浪微博 温网微博

关键词:魅力广州 历史

编辑: 温网编辑
页面没有找到...
x
  • HTTP 404 - File not found
  • 抱歉,您所访问的页面不存在,该页面可能已被删除、更名或暂时不可用。
  • 返回网站首页,或重试!



  • Copyright © 温州网


在线投稿新闻热线:0577-88817266全文浏览打印复制网址,分享给朋友关闭
载入中……